卷二 蟄龍隱現 30智5 智斗

文 / 十喜臨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海州位處北方,隆冬時節,晝短夜長。

    大年初六,八點多鐘。

    當南方城市已經曦華暖照的時候,海州的太陽卻仍然不肯起床,東方僅有一點點魚肚白,天地一片蔥蘢。

    天氣冷、天色黑,再加上大部分人還都在假期之中,所以整個海州市大部分人都像李簡一樣,或是仍在沉睡,或是處在‘賴床’的狀態。

    城市一片寧靜。

    “篤、篤、篤……”

    一陣敲門聲,在這一片昏暗的安靜中響起。

    當赤膊、大褲衩、光腳板的李簡,不情愿的爬起床打開房門的時候,卻發現,站在門口,一大早擾人清夢的,竟然是已經幾天未見的路雨霏。

    一身紅色半長的呢絨大衣,白色的駝毛圍巾,黑色的架梁耳罩,配上那一臉的如花笑容和滿眼閃爍的喜悅……那嬌俏的樣子比從她身后走廊吹進來的冷風還提神。

    于是,本來還睡眼惺忪的李簡,有些精神了,一邊狼眼灼灼的盯著猛瞅,一邊懵懵的問道:

    “是你啊!怎么這么早?”

    “我想你了!”

    含情脈脈的注視,柔情的一句,就像觸動了某個神秘的開關。李簡只覺著一股熱血上頭,也不說話,在佳人的一聲驚呼中,猛的一把將其攬進懷里,然后張嘴就啃了過去。

    …………

    在海州,過年拜年是有說法的。

    初一不出門,在家吃餃子,是取團團圓圓的意思;初二請姑爺、姑娘回門,是娘家人團聚的日子;初三會親家,姑姨叔舅之間的串親拜訪也開始了;初四會故舊,初五會朋友。

    在此,要特別提出的是,在初五之前,沒過門的準姑爺、準媳婦,是不能上門的。

    以路家的情況來看。

    初一到初三不用說,因為路老爺子老兩口依然健在,直系親人就有四代,能串連起來的姑表叔伯親戚更是一大堆。路雨霏肯定沒工夫出來會情人。

    到了初四,身為醫生的路雨霏加了一天班。畢竟,這大過年的,別的行業能歇著,醫院可不能關門。

    等到初五,路雨霏雖然不用加班了,除了直系親戚,七大姑八大姨啥的該走的也都走光了,但還是沒空。憑路老爺子在文化界的名聲和地位,拜年的地方官員、門生故舊絡繹不絕,連路曉曉這個十四歲的小丫頭片子都得幫忙端茶倒水,路雨霏更是別想清閑。

    所以,直到今天,大年初六,路雨霏才終于能夠再見李簡這個‘想死個人兒’的冤家。

    幾天未見,早已經相思成災的路雨霏,一大早就睡不著了,爬起床來,頂著早晨朔朔的寒風,跑到早市兒去買了些肉蛋果蔬。然后,等不及天亮就敲響了李簡的家門。

    路雨霏的性格就是這樣,敢愛敢恨,什么‘女人的矜持’,什么‘欲擒故縱’,她從來都不懂,也不想懂。

    路雨霏就是想李簡了,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這個男人,想要再一次享受這個男人的親吻,想要再一次享受這個男人的擁抱。

    想到就做,路雨霏不介意李簡知道,也不介意任何人知道。更不會認為自己這么上桿子,會讓李簡看輕。至于別人怎么看,她不在乎。

    一番熱吻,又享受的在李簡的懷里趴了一會兒,稍稍慰藉了一下相思后,路雨霏最后用臉蛋兒蹭了蹭李簡溫熱的胸膛,戀戀不舍的松開了攬著李簡蜂腰的雙臂,一邊把李簡往屋里推,一邊撿起剛剛在擁抱中被她扔在地上的袋子道:

    “你出來開門怎么也不多穿點衣服?還光著腳?快進去,別凍著。”

    又看了眼窗外仍然昏暗的天色,繼續道:

    “現在時間還早,你要是還沒睡醒的話,就去床上再睡一會兒。我去給你做早飯,等做好了,我叫你。”

    路雨霏那俏美賢惠的樣子,讓李簡心都癢了起來。探頭又啄了一口櫻唇后,按住那只按在自己胸膛的酥手,耍起了流氓:

    “我現在還不太餓,要不你陪我一起睡一會兒唄?等睡醒餓了的話,就直接吃你好了!”

    那表情,那眼神——

    下流!

    聽著李簡流里流氣的口吻,看著李簡色瞇瞇的樣子,看著那只穿一條大褲衩露出的一身性**感的身材,以及因為早晨陽氣旺盛而撐起來的‘帳篷’,路雨霏臉開始燒紅,心開始打鼓。

    他難道想?

    可是我還沒準備好啊!

    ……

    今天里面穿的可是寧寧說的‘大媽樣式’,一點都不露,一點都不透,他肯定不會喜歡。早知道我就……

    路雨霏一下子僵在了那里,期待、抗拒、懊惱糾纏,心亂如麻,臉色千變。

    好笑的欣賞了一會兒路雨霏糾結的忸怩不定后,李簡沒有如幾天前對于翔那樣抱起來就走,而是笑著探過頭去,蜻蜓點水般的親了一口她的額頭,道:

    “嚇傻了吧?我家霏霏真是太可愛了!好了,我不嚇你了。快去做飯吧,我去再睡個回籠覺,等做好飯叫我。”

    說完,李簡轉過身去,重新鉆進了臥室。

    不知是遺憾還是慶幸的松了口氣,接著一陣嬌羞的喜悅涌上心頭。

    我家霏霏?我家的……這話說得,就好像兩口子似的,嘻嘻!

    心中歡喜的路雨霏,動作輕快的換上專屬于自己的棉拖鞋、脫掉大衣,嘴里哼著歡快的歌兒,腳下踩著雀躍的腳步走進了廚房。

    路雨霏很喜歡做飯,但卻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喜歡過。

    …………

    大年初六這一天,路雨霏會很忙。

    因為,她所在的醫院大年初七就要正式上班了。今天是她春節的最后一天假期。

    一天的時間,路雨霏需要以李簡女友的身份去李簡老爸老媽那里拜年,還需要帶李簡這個已經得到全家人認可的男朋友回家,去給自己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拜年。

    不過,這對陷入熱戀中的路雨霏來說,一點都不覺著辛苦。能跟李簡黏糊整整一天,不管干什么都只有甜蜜。

    九點多,當路雨霏用白馬王子喚醒睡美人的方式,把李簡從床上弄起來的時候,香噴噴的小菜、肉粥、蒸餃,已經都好了。而且,連狗窩似的家,也已經被收拾的干干凈凈。幾天來積攢的臟衣服,也都已經洗好晾了起來。

    滿頭的細汗換來李簡的一句‘賢妻良母’,頓時讓路雨霏喜翻了心。什么疲勞,什么臟累,那消失的無影無蹤。充滿了精力的跟李簡玩起了‘你喂我,我喂你’的游戲。

    一頓甜蜜的有些膩歪,璇旎的差點擦槍走火的早餐,一直吃到十點多,倆人這才下了樓,拎上路雨霏放在汽車后備箱里的禮物后,再次爬上了對面的那棟樓,來到了薛爸薛媽的家里。

    然后,領個一個大紅包的路雨霏,不顧勸阻,跟薛媽一起再次鉆進了廚房。

    一頓豐盛的午餐,一番漫長的舉家熱聊后,時間來到了下午五點。

    路雨霏又拉著李簡起身,帶著薛媽給李簡準備好的禮物,驅車去了自己的家。

    然后,再次重復從領紅包到吃大餐,再到餐后茶話會的程序。

    本來,李簡以為今兒晚的茶話會應該和下午差不多,一頓家長里短,總結去年展望明年,扯完蛋就走人。頂多因為家里文化人多,在家長里短里夾雜些國學、民俗之類高逼格的話題。

    結果沒成想,剛下飯桌鉆進茶室,老爺子就從博古架上哪了一張大紅封的請柬遞了過來:

    “小簡,幫爺爺個忙,怎么樣?”

    “幫什么忙?”

    李簡說著話,接過請柬,翻開看了一眼。然后,抬起頭一臉懵逼:

    “文化交流會?”

    “對,就是這個。今年在鷺島大學開,你賠我去一趟怎么樣?”

    “我?不去……”

    見李簡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老爺子急了,連忙繼續勸說道:

    “你別急著拒絕啊,你聽我說。這交流會每年正月都會弄一場,表面上是我們幾個老家伙牽頭兒張羅的文化圈兒聚會,其實主要還是讓文化圈兒的小輩們有個相互認識、切磋的機會。也方便以后互相促進、互相學習。”

    “老爺子,你就別說了。我就是一個小個體戶,一身銅臭味兒,跟你們文化圈兒這么高尚的東西,可是完全不搭邊。

    說不去就不去!”

    雖然老爺子是路雨霏的親爺爺,以后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李簡也得叫一聲‘爺爺’。但因為路老爺子性格豁達,加上李簡胸中錦繡足以跟任何人平等交流而不虛,因此路老爺子從來沒拿李簡當小輩看,李簡也從來不認為自己就該矮上一頭,兩人之間更像是平等交往的忘年交。

    一起喝茶下棋、釣魚閑聊、討論學術的時候,沒少因為誰贏誰輸、誰對誰錯,吵得面紅耳赤,指著對方的鼻子說對方‘胡說’、‘扯淡’、‘放屁’、‘不要臉’……之類的時候也不在少數。

    再加上現在路爸爸、路哥哥喝多了去睡覺,路家的女人們都擠在廚房里拾掇,茶室里只有李簡了老爺子倆人,用不著給老頭兒留面子。

    所以,李簡拒絕起來,毫不委婉。嘴里一口回絕,手里更是直接把那張讓無數人垂涎的請柬扔了回去,就跟扔垃圾似的。

    “小子,你可別不識好歹啊。我直說好了,之前我說的那都是次要的,最關鍵的是,這次交流會,還是個搭建人脈的好機會。

    別看與會的那些人一個個的無權無財,名氣似乎還沒有那些小鮮肉大。但有什么事兒,他們說一句話比很多當官的都好用。”

    “我知道,你們這些文化人都是流氓來著,真要是罵起人、耍起流氓,網上的那些上躥下跳的家伙根本不是對手。而且簡在帝心,說句話連南池子里面都聽得見。我也知道,你老人家這是打算扶我一程。”

    見路老爺子露出‘你小子總算想明白了’的欣慰表情,李簡緊接著話鋒一轉,一臉不屑的慵懶道:

    “但我不稀罕,你準孫女婿我,小富即安,惹不著大人物,也用不著別人為我張目。而且年前我剛去京都折騰了一趟回來,現在讓我再去更遠的地方,你覺著可能么?

    懶,不樂意動彈。”

    “我說小簡,你可掂量好了啊!我怎么說也是霏霏的爺爺,親爺爺。我跟你商量著來,你最好還是應下的好,要不然你們倆的關系……”

    老爺子一看利誘不成,轉而老臉一板,開始威逼。

    然而,跟老爺子相處日久的李簡,根本不在乎,不等老爺子說完,就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打斷了老爺子的話頭道:

    “嚇唬我?你以為我是嚇大的?還想用我老婆拿捏我?省省吧!

    信不信你要是真的在我們倆中間使絆子,我們就敢人間蒸發?到時候帶著曉曉她表妹表弟回來跟你說話?”

    “你……”

    見自己威脅不成反被威脅,熟知自己孫女脾氣的路老爺子有些氣結,又有些心虛。指著李簡的鼻子哆嗦了半天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再次轉變方法。

    “好吧,這一局你小子贏了。我不管你和霏霏的事兒了。

    那就算我求求你行不,這次聚會算是我求你去的。

    跟你說實話吧,每年聚會,算是后輩的機會,也是我們這些老東西較勁的地方。

    我還有你見過的老何、老姜,還有你沒見過的老鄧、老蔡、老系、老方……我們七八個老家伙斗了一輩子了,都是有輸有贏。

    現在我們老了,自己斗不動了,只能拼后代拼門生。

    你路爺爺的幾個學生不成器,每次聚會勉強不丟臉就不錯了,根本指不上他們給我漲臉。所以,這次算爺爺求你,幫幫爺爺唄!

    爺爺年紀這么大了,活不了幾年,你就算讓爺爺臨死前圓了這個念想行不?

    你雖然不是老路我的學生,但卻是老路我的孫女婿啊,一家人!”

    見老頭兒這么不要臉,連死啊活啊的都搬了出來,李簡有點沒咒念了,牙疼似的點了點頭。

    “哪里是我贏了?明明是你贏了,在您老這么不要臉的情況下,我這個小年輕兒還真搞不過你。”

    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眉開眼笑,全無長輩尊嚴的老頭兒,李簡憤憤的再次接過那張剛剛被自己扔過一次的請柬。 ( 都市之巫法無天 http://www.chinazhjh.com/4/4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chinazhjh.com

热博r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