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八章 三槍

文 / 林木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擂臺上的變故讓三十萬滿滿的觀眾席出了一片意外的驚呼,覆雨劍的光雨將那兩人都遮住了,旁人甚至都看不清那里面的樣子,也不知那兩人到底在搗鼓啥。fqxs他心知肚明,要不是今天他穿著這件護身的寶甲。他現在早已經被苦命的阿飛刺穿了胸口了。這一槍和上一場那雙刀所受的一擊一模一樣,看來這是苦命的阿飛常用的招數了。即便是早有準備,軒轅無情卻現自己依舊抵擋不下。他想不到那一槍的威力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即便是他的覆雨劍法也無能為力。

    此時他全力運轉內功,緩和呼吸之余也不敢開口廢話了。胸口的疼痛依舊劇烈,他生怕一開口便泄了真氣。關鍵是這個時候,他還不能躲開,若是他后退了或者躲閃了,那么在阿飛這強盛的氣場之下會瞬間處于下風,怕是再也無法扳回來了。

    “覆雨劍法果然神妙。是不知道能不能接下我這一槍”

    阿飛揚聲大笑,笑罷他已經到了那軒轅無情的面前,又是一槍刺出

    此槍一出,觀眾席上都是“哦”了一聲

    依舊在那奇異的嗡嗡聲中。他們看到了令人驚訝的一幕。阿飛刺出了一槍,卻同時有三四個槍的影子,它們的方位、度、招數都一模一樣,每一個槍影上都帶著淡淡的白霧,顯然其中都蘊含著極強的真氣。

    其實同時間用出使出多招來,這樣的武功在江湖上并不算是稀奇。覆雨劍還能一下子施展出十招百招呢,當度足夠快的時候,再借助于武功的特點,玩家可以用出這樣的招數讓對手應接不暇這其中當然也有實招和虛招之分。而阿飛所施展的槍法,也沒看出有多么快,更不知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假的,一時間分辨不出。

    是分光錯影

    百里冰低呼一聲。

    一些知曉阿飛武功的玩家也已經明白過來,這是阿飛的一個輔助技能分光錯影的效果。這個輔助技能原本也沒有什么大用,一招變兩招,可以同時攻擊多個人,一般也是用于群戰。阿飛對這個技能用的原是不多,大伙兒對其印象也不深。

    那軒轅無情卻緊張極了,他睜大眼睛仔細的看著,忽地長劍刺出,覆雨劍再度綻放開來,如同一朵巨大的盛開的白色蓮花。每當玩家們見到這一幕的時候總是會嘆為觀止,若論招數的華麗,或許只有白云城主的天外飛仙可以與之相媲美了。一個殺人的武功能夠用的這么華美,也只有古大大和黃大大能夠想得出來,相比之下,金老爺子所刻畫的武功中,最美妙如舞蹈的逍遙派武功也會相形見絀。

    只是這華麗至極的劍法碰到了阿飛的槍法,卻無法盡展威力。白色的光芒本來應該要將阿飛的長槍吞沒,但是面對阿飛那三四個槍影,竟然一下子減弱了許多,白色如雨的劍芒被一種奇異力量吸引了過去,一時間被扯的只零破碎,下一刻那槍影劍影都消失了。阿飛的槍頭詭異的出現在了軒轅無情的胸前,破盡劍芒余輝,再度刺到了他的身上

    軒轅無情連退三四步,齜牙咧嘴出“嘶嘶”的聲音。原來阿飛那一槍又撞到了他之前衣服破碎的地方,黑色的寶甲又擋住了阿飛的槍頭。好厲害的護甲,竟然連玄鐵的槍頭都刺不穿玩家們看的大呼小叫,有人惋惜有人卻是慶幸。

    不過對軒轅無情來說,刺穿與不刺穿的區別倒是不大。因為這痛楚實在是太強烈了之前被刺的烏青的胸口再度被重擊,他差點兒閉過氣去,臉上全是豆大的汗珠,身子晃了幾晃差點兒摔倒。

    “嘿。小心了,可別跌出去了”

    阿飛道了一聲,不給軒轅無情的機會,連跨三四步又是轉瞬到了軒轅無情的面前,直直的一槍刺出。

    還是之前的招數。還是那裹挾著玄冥真氣的長槍

    軒轅無情知道這是到了極為關鍵的時候,這一刻要決勝負,判生死了他咬牙怒吼一聲,奮起余力用十成內力施展出覆雨劍法,從一個較低矮的角度對阿飛起了反擊。覆雨劍原本是攻防一體的武功,一招施展出來連綿不絕,可攻可守,可隱可現,他自從學了覆雨劍法之后,從沒有遇到過抵御不住的攻擊。也從沒有攻不破的防御,但是今天他在阿飛身上全都遇到了。

    能夠縱橫江湖這么久,近年來從無敗績,這苦命的阿飛當真是名下無虛

    軒轅無情帶著這個念頭,紅纓長槍和覆雨劍的劍芒再度撞到一起。

    “當”地一聲大響,劍光飛起。

    軒轅無情的劍被擊飛

    眼力好的玩家都已經看到了,阿飛的紅纓槍頭在軒轅無情的手腕上劃了一道細痕,讓他再也無力握住手中的長劍了。沒有了劍,覆雨劍法自然也無從用起。但是阿飛的長槍繼續向前,從軒轅無情的喉嚨前劃過。結結實實的撞到了他的胸前。

    長槍沒有刺穿軒轅無情的喉嚨,只是刺到了他之前那破碎的地方,三槍都擊中同樣的地方,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那軒轅無情遭此重擊。剎那間全身是汗,一點兒力氣也提不起來。他連退了七八步,竟是已經到了擂臺的邊緣了。觀眾們出一片驚呼,那軒轅無情只要再退一步會跌落擂臺,但是他搖搖晃晃,竟是努力的站定了

    “好。好寶甲”

    阿飛目光一閃輕輕贊了一聲,并不為軒轅無情逃過一劫而惋惜。相反的,他對那軒轅無情的護甲大加贊揚,“當年諸葛正我能夠一槍將元十三限轟出泥像,我今天連用三槍都刺不穿你的護甲你足以自傲了咦,你怎么吐了”

    卻見好不容易站定了的軒轅無情,終于是忍不住了胸口的氣血翻騰,佝僂著身子趴在地上,哇哇的吐了起來。連續三次被擊中了同樣的一個地方,哪怕是沒有被刺穿卻也是受了極重的內傷。那鉆心的疼痛讓他的胃也抽搐起來,于是他鼻涕眼淚混著鮮血一起流,包括他今天剛吃的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并吐了出來。

    玩家們目瞪口呆,哄笑之余亦復駭然。阿飛那三槍的威力果然是不凡,本次大會的級黑馬竟也毫無還手之力

    軒轅無情此時的感覺極為復雜,相比起這身體的疼痛,他的心理受創更重。他很清楚阿飛那一槍明明可以刺穿他的喉嚨,但人家偏偏沒有這么做,反倒只是擊中了他的胸口。這是為什么,為什么是為了讓他出丑嗎

    “真是可惜了這絕世的劍法”,但見苦命的阿飛收起了槍,目光越過了軒轅無情卷曲的身子,落到了遠處的天空。他嘆息道:“當年我也見過浪翻云的覆雨劍。他的劍法極為純粹,除了劍勢,旁人根本不會從中看到其它的亂七八糟東西,他在劍道上已經傾注了全部的精力,故而那劍法威猛,無可匹敵”

    阿飛說話的樣子實在是有點裝逼,尤其是那四十五度的仰視簡直是庸俗極了,不過此情此景之下,三十萬玩家沒有一個人說話,甚至連之前的哄笑都止歇了,大伙兒屏住了呼吸靜靜的聽著。秋風雨和百里冰左看看又看看,然后相視一眼,均想這苦命的阿飛如此裝逼全場卻沒有一個反對,當真是怪事。

    “你的名字叫做無情,但是心里卻比誰都活泛。為了一場勝利,甚至用出了下作的計謀來對付一個女孩兒。從一個游戲來說這無可厚非,但是從武功一途來說,你走入了歧途。唯能極于情,故能極于劍,這句話想必你也是知曉的。浪翻云的劍法需要一顆純粹的心才能揮出真正的威力出來,等到你哪一天真的無情了,全部心思都放到劍法上而不是想著用其他旁門左道的法子來獲勝,或許便也能夠用出這劍法的真諦了。我今天不殺你,只是在你的心口上刺三槍,讓你以后行走江湖的時候能夠時刻記得”

    軒轅無情臉色極為難看坐在地上一言不。這些話對他來說簡直是句句誅心,他意識到自己這次是大敗虧輸,和阿飛的武功差距遠比他原本想象的都要大。關鍵是苦命的竟然也能說出這樣的一番大道理,實在是讓他所料不及。未完待續。~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后面章節

    ...

    ...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 紅纓記 http://www.chinazhjh.com/5/55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chinazhjh.com

热博r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