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 不用很累很麻煩就可以逆轉未來

文 / 廢鐵行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所羅門,你的野心注定失敗!”

    “這世界上所有的,很黃很暴力的野心都給我消失吧!!”

    “因為本小姐啊……終于想起來自己是魔神了!!”

    位于冬山市的一間狹小書房里,一名不曾出場過的,很小只的圓臉少女在電腦前大聲喊著。

    “更多!再給我更多!我感受到了和諧之力的洶涌澎湃!”

    一身奇怪的綠色軍裝,頭戴綠色軍帽,帽子正面還嵌著一枚碩大的橙色五角形,胸前的紅領巾鮮艷奪目——但沒有胸。

    “H什么的最討厭了!所有H的動畫、游戲、小說,都要被和諧掉!這個也是……這個、這個也是!”

    飛速敲打鍵盤的平板身材少女將她的魔力注入網絡,一部又一部的網絡作品變成了“已刪除”、“已屏蔽”、“按照相應法規不得顯示”狀態。

    “混蛋,居然這么工口,沒有本小姐的話,祖國的花季少年一定會被教成變態了!”

    安朵斯(Andras):所羅門王72柱魔神中排第63位的魔神,專司鏟除不和諧之事物,即使召喚者有違和諧,也會被其殲滅。

    舉個栗子,假如“臭作”召喚了安朵斯,那么還沒等這變態宿管問出“你就是我的從者嗎?”安朵斯就會一寶劍把臭作這個master給滅了,就是這么任性。

    “都去死吧!□□山脈!□□學園!□□少女……這些引人犯罪的工口游戲都要屏蔽掉!”

    “360云盤……放了這么多的和諧物的地方,也要用我的魔力讓它關閉!”

    “咩哈哈哈哈哈本以為自從中世紀宗教法庭之后,和諧之力的根源已經斷絕了,沒想到今時今地竟然獲取了這么多!”

    “來吧!更多的信仰力!你們對和諧的怨念越強,本小姐就能吸收到更多的信仰力!”

    陷入癡狂的少女臉上出現了戀愛一般的紅暈。

    “這種身體被灌得滿滿的感覺……要上癮了,搞不好我已經要【返歸初代】了吧?再這樣下去我說不定會比魔王巴爾還強了吧……”

    “玩電腦的時候別給我亂喊亂叫!”

    來自書房外面的一聲中年婦女的怒吼,嚇得少女幾乎從椅子上掉下來。

    “知……知道啦。”少女心里不服,但也只能鼓著嘴口頭答應,“人家在干正事嘛。”

    “干什么正事!你暑假作業寫完了嗎!班主任可跟我說你上課不好好聽講,下課后還打男生的頭……”

    “是……是他們太工口了!他們傳閱色色的雜志我才打他們的!鏟除不和諧是我的使命!”

    “和諧你妹啊!別天天做夢你是神啊魔啊的,你就是我家的阿八而已!”

    少女一張臉漲得通紅。

    “別叫我阿八,難聽死了!”

    “我是你媽,叫你小名又怎么了?”中年婦女沒有進門,聲勢卻半分不減,“你在家里排行第八,我不叫你阿八,難道要叫你的本名呂黃藍嗎?”

    少女出離憤怒。

    “我不是阿八!本名也不是呂黃藍!我是來自魔界的和諧魔神安朵斯!不準給我取土里土氣的其他名字!”

    中年婦女絲毫不理少女的憤怒,自顧自地說道:“對了你三姐今天回來,一會你出門給我買棵蔥,我做飯用。”

    “我正在和諧網絡上的不健康作品啊!”

    “閉嘴!不定時吃飯才是不健康呢!給你10分鐘,老娘見不到大蔥就給你的電腦斷電!”

    母親大人發表了最后通牒,少女只好不情愿地低了低頭,答應道:“給我15分鐘吧,我給朋友發個消息。”

    15分鐘后。

    和諧魔神,安朵斯,戰斗力4170萬以上,目前正在上街買菜中。

    “該死的人類,要不是你是和諧之戒的持有者,本小姐才不會聽你的話呢!”

    作為第108代魔神,安朵斯在本次轉世的初期非常虛弱,以至于不得不在外表上模仿人類嬰兒以獲得關照,本以為會被當成棄嬰被收養照顧,沒想到遇上了一家野外生產的超生游擊隊,父親母親都超級糊涂,把爬到附近的安朵斯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孩子,以為這次生了雙胞胎。

    于是安朵斯有了一個非常接地氣的名字叫“呂黃藍”,又因為排行第八而小名“阿八”。

    母親(其實是養母)稀里糊涂地戴上了和諧之戒,但并沒有身為法皇的自覺,可從她嘴里說出來的話仍然具有法皇律令的功效。

    被當做人類被一點點養大,又因為和諧魔神有一種自動和周圍世界保持和諧的被動能力,所以呂黃藍一直過著比較普通的生活,直到最近才恢復了作為魔神的記憶。

    “和諧之力空前旺盛,本小姐怎么會醒不過來呢嗯哼哼哈……”

    提著裝滿大蔥、土豆的塑料袋,少女發出極度中二的冷笑。

    不知道是不是呂黃藍名字中的“黃+藍=綠”的緣故,呂黃藍偏向于穿綠色的衣服,與“阿八”這個小名相比她更愿意被別人叫“阿綠”。

    當然,如果肯叫她的英文名“雅利歐布露”就更好了,因為黃藍這個名字寫成英文就是YellowBlue嘛。

    正在這時,一名穿背帶褲戴墨鏡,乍看上去有些男孩氣質,但無疑是女孩的人出現在阿綠的面前,因為阿綠剛轉過一個小巷彎角,對方的氣勢很像是攔路搶劫的。

    “你……難道就是……”

    阿綠半句話還沒說完,不料對方突然抬起右手,毫不客氣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

    “疼!你做什么!我媽媽都沒打過我!”

    被打愣了的阿綠后退一步,做出戰斗之前的準備姿勢,但是并沒有松開左右手分別提著的土豆和大蔥。

    “這手感……應該是我的網友阿八沒錯了……”背帶褲少女看著自己的右手,自顧自得出結論。

    “我不是阿八!叫我阿綠!”和諧魔神用幾乎要哭出來的氣急敗壞表情喊道,“都說了是沒見過面的網友,用扇耳光的方式確認身份不是太奇怪了嗎!另外你憑什么通過手感確認是我啊!!”

    “因為我的右手是麒麟臂……”

    “麒麟你妹!明明是故意找茬打我!不要以為和諧魔神是好惹的,你在網上畫那些糟糕的漫畫,寫那些糟糕的小說,我早就應該把你和諧掉了!”

    “別這樣嘛,”對方笑著擺了擺手,貌似全然不在乎阿綠的威脅,“咱們是擁有同一目標的戰友,戰友什么的,互相用拳頭和耳光招呼是很平常的事情啦~\(≧▽≦)/~”

    “是嗎?那我也可以打回去咯?”

    阿綠的瞳孔中瞬間泛出綠光,她將土豆和大蔥小心地放在墻角,然后摩拳擦掌向對方走去。

    “打臉可不行喔,”對方推了推墨鏡,微傾著頭道,“下午我還要參加水芹老師簽售會,臉腫了的話對粉絲們很沒禮貌的。”

    “混蛋打我就有禮貌了嗎!總之看招!魔神粉星拳!”

    “噗噗——”水芹老師身體微側躲過了綿軟無力的一擊,“你剛剛覺醒不久,雖然擁有魔神的異能,但是該怎么打架基本都忘掉了啊!”

    “不許躲!我必須要打回來!”

    阿綠左拳和右拳交替出擊,就好像她在電視里看過的拳擊節目一樣,但水芹老師身形飄忽,根本擦不到對方的發梢或衣角。

    “耍賴!我沒用魔力,你也不準用武術!”

    阿綠攻擊了幾分鐘就氣喘吁吁,但是為了魔神的尊嚴她仍然搖搖晃晃地時不時出拳,希望水芹老師能夠大意。

    “有本事用啊!你的魔力不是只能用來和諧作品嗎?你根本就沒學會跟人戰斗呢……”

    “哈呀!”阿綠拼盡全力揮出一拳,但水芹老師輕飄飄地一個空翻從她的頭上躍了過去,還順手摘走了她的綠色軍帽,穩穩落在她的背后。

    “還給我!把帽子還給我!”

    “你停止攻擊我就還你。”水芹老師一手叉腰,一手把軍帽戴在了自己頭上。

    “鬼才會聽你的話!”

    阿綠咬緊牙關,一個有模有樣的弓步沖拳向對方胸前攻去,水芹老師微微后仰就躲過了這看似威風的一擊。

    “……”

    這個動作之后,阿綠仿佛時間靜止一般不再活動了,水芹老師感到奇怪于是也配合她保持之前的姿勢。

    “這拳本該打中的吧?”

    “什么?”

    “如果你有胸部的話,我本該打中才對,你是平胸我才打不中的……”

    “混蛋!”一直氣定神閑的水芹老師急了起來,“竟敢說這種話,說得好像你自己有胸似的……你才是平胸!”

    “你平胸!”

    “你平胸!”

    “你平胸!”

    “你平胸!”

    毫無意義的爭論持續了二十輪攻守,直到一名25、6歲的性感女郎款款而來,兩人才盯著第三者傲人的雙峰一起住了嘴。

    “你倆別吵了,不是說過要一起把事情辦好的嗎?”

    性感女郎理了理帶有淡玫瑰色的波浪長發,裙裝皮衣所顯示出來的嬌艷和魅惑之外,她懷抱的一本黑鐵封皮、鑲嵌著無表情`人臉的古書,顯示出了某種知性和神秘。

    書籍魔神春蕊,能夠從天地萬物中閱讀世界的秘密,并且可以像修改一本書一樣修改別人的短期記憶。

    除了這些異能以外,春蕊也并非戰斗型的魔神,她的整體實力只相當于三星能力者,只靠肉搏估計要被成龍暴扁。

    “所以我其實是和魔神中的兩個弱逼組隊嗎?”水芹老師郁悶道,“總覺得前途未卜啊!”

    “你已經看到【秘密之書】上所看到的的未來了,不是嗎?”春蕊道,“你不希望改變這種未來嗎?”

    “誰看到了啊!那本書只有你和你的法皇能夠閱讀好吧!”水芹老師摘掉了墨鏡來表示憤慨之情,并且把沒有地方放的墨鏡隨手戴到了阿綠的臉上。

    “別、別以為拿墨鏡就能換我的軍帽!”阿綠表示反對,但是看她的樣子貌似對墨鏡還挺好奇的。

    “但我的確預言了近兩年來你們的所有大事不是嗎?”春蕊反問,“【秘密之書】就是有這樣的魔力,不想讓這座城市遭殃的話,就按我說的做吧!”

    “冬山市里真的有三個末日封印?它們開啟的時候城市里會出現大災難?”水芹老師把兩手踹在背帶褲兜里,將信將疑。

    “當然是真的啦!”阿綠哼道,“春蕊不是帶你去看過實物嗎?上面的罪紋越來越密,你沒看到嗎?”

    “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水芹老師按住阿綠的頭,成功阻止了對方用王八拳打到自己,她把頭轉向春蕊,繼續問:“我只看過兩個封印,南克就是第三個封印嗎?”

    春蕊沉吟了一下才搖了搖頭:“不,南克跟罪印高度相關,但他并不是人形罪印,第三罪印在冬山湖湖底,由南克的媽媽看守。”

    阿綠疑問道:“南克的媽媽不是泥土魔像嗎!泥土魔像待在水底難道不會化掉?”

    “那只是誤會,”春蕊翻開【秘密之書】,在未來的字里行間尋找答案,“南克的媽媽其實是所羅門72柱魔神之一,擁有巨龍外形的初代深淵龍魔神,南克跟海洋生物的聯系正是遺傳自母親。”

    “誒誒誒誒那么說南克豈不是半魔?”阿綠張大了嘴巴。

    “不錯,南克在蛋里沒生出來的時候,就是這樣被放在末日封印上面,通過法術和末日封印取得同化關系的,另外南家地下室里還有一顆沒有孵化的蛋,是作為預備方案的南克的妹妹……”

    “南克的妹妹能飛嗎?”水芹老師突然很脫線地問道,“總覺得南克作為主角卻不會飛很丟面子,同樣是半魔的阿殊嵐也會飛啊。”

    “嗯……”春蕊繼續翻看【秘密之書】,“南克的妹妹會飛,南克的外表沒有半魔痕跡,但是他妹妹的半魔痕跡很重,翅膀、龍鱗什么的都有,還可以進行龍化變身。”

    “哦,”水芹老師把右拳砸在左掌心里,恍然大悟,“所以說未來一定會出現南克騎著妹妹空戰的情節咯?”

    春蕊一邊翻著書一邊汗顏道:“你怎么知道的……”

    “漫畫作者的直覺,”水芹老師笑道,“畢竟我接觸這個故事很久了,對它的糟糕度還是有心理準備的。”

    阿綠的墨鏡從鼻梁上滑了下來,“也就是說,南克的媽媽靠初代魔神的力量把自己和第三罪印都隱藏在冬山湖里,所以不能離開這個范圍咯?”

    “怪不得我從小就覺得冬山湖里有怪物……”水芹老師托著下巴喃喃道,“但是這樣一來男主方的實力又增強了,為什么仍然會導致悲劇的結局呢?”

    “因為敵人同樣也很強啊,”春蕊嘆了口氣,“雖然史賓頓和艾爾莎是秦奇的手下敗將,南克身上有秦奇的神識,打敗他們是早晚的事……但更可怕的敵人是用所羅門骨灰制造出來的泥土魔像‘黑南’,以及超越所有規則的13星能力者魔王巴爾。在諸多世界線之中,搶在所羅門之前集齊九條創世律令的可能性低之又低,其它99%的世界線都是完全的badend啊!”

    “總有一、兩個好結局吧?”水芹老師皺眉道,“好結局是怎么達成的?你現在說出來,我們說不定可以早做準備,讓事情向好的方向發生呢!”

    春蕊翻閱【秘密之書】,這次并沒有像之前那樣容易找到答案,她隔了好一會才說道:

    “第一種達成goodend的辦法,是集齊九條創世律令并且破譯它們,這樣就可以用簡單的一句話來扭曲現實,但這樣的話就會讓天界易主,而且從智力上來講,破譯創世律令的人更可能是千雪而不是南克,那樣千雪就是君臨萬國之主了……”

    “魔神來當主宰有什么不好啊!”阿綠搶著道,“規定所有欺負魔神的人類都要處以死刑,不就皆大歡喜了嗎!快把帽子還給我!”

    “可天界易主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春蕊擔憂道,“新神與舊神必然一戰,地面上的人不可能不受影響,極端情況下,所有信仰舊神的信徒都會被召往天界成為新晉天使,在神的戰場上成為炮灰……”

    “哎呀呀還以為是什么問題呢,”水芹老師不屑道,“從現在開始,集體退教保平安不就行了嗎!還好我信仰的是克蘇魯……”

    “鬼才相信你信仰克蘇魯!”阿綠氣道,“你畫的漫畫《克蘇魯也要談戀愛》,簡直把克蘇魯惡搞得沒邊了好嗎!克蘇魯一定會懲罰你的!”

    “笨蛋一粉頂十黑難道沒聽說過嗎!”水芹老師在阿綠的腦袋上用力捶了一下,讓后者眼淚汪汪地抱頭蹲防起來。

    “我這種情況叫做‘一黑頂十粉’!正是由于我如此尊敬克蘇魯,克蘇魯大人才會在我落海的那次救我……”

    “嗯……”,春蕊猶豫了一下,“救你的不是克蘇魯,而是穿越的……算了這不重要,總之第一種goodend副作用太大,而第二種goodend同樣麻煩,想要正面對抗魔王巴爾,恐怕必須要和跟巴爾同級的地獄之主結盟。”

    “跟巴爾陛下同級……”因為太過震撼而忘記了向水芹老師報一捶之仇的阿綠,顫顫巍巍地站直身體問道,“難道是西地獄之主路西法嗎?”

    “就是那家伙,”春蕊放低聲音審慎道,“同樣被上帝打敗而困居魔界,跟雄踞東地獄的巴爾陛下并稱的西地獄之主路西法,兩人為了【獄界真王】的名號而明爭暗斗了很多年。”

    “我想起來了!”水芹老師道,“曾經出現在巴爾沉眠之處永恒風暴附近的魔族安塔洛爾,就是奉了路西法的命令前來試探的吧?當然最后很弱逼地被柳無極干掉了……”

    “路西法可不像他手下的嘍啰那么弱,”春蕊道,“他和巴爾的力量在伯仲之間,并且由于千年以來的人間信仰積累,威力后來居上不可小視。”

    “南克憑什么和路西法結盟啊?”阿綠困惑地問,“他又沒有什么路西法感興趣的東西。”

    “也不能說沒有,”春蕊看著【秘密之書】中的古代文字猶豫著是否要全部念出來,“南星舟年輕的時候曾經誤入西地獄被路西法抓獲,為了脫身,隨口說如果你不殺我我以后生了女兒就把她嫁給你,路西法覺得有趣就把南星舟放走了。”

    “我靠沒見過這么坑兒女的啊!”阿綠忍不住吐槽道,“所以說為了達成goodend,南克必須把妹妹嫁給魔王路西法?讓路西法成為自己的妹夫!?”

    “如果這么簡單就好了,”春蕊汗顏道,“問題是路西法由于近年來人世間信仰力的關系,漸漸變成了一個跟原來的性取向不太一樣的魔神,所以他現在不想娶南克的妹妹,倒是對南克本身很感興趣……”

    “所以說南星舟要用他兒子和親是嗎!”阿綠滿臉震驚,“這么不和諧的事情怎么可以發生……太糟糕了,不和諧不行啊……”

    “啊有靈感了!”水芹老師事不關己地拿出手機記錄下來,“《地獄王妃南克傳》……寫成地獄宮斗劇一定很吸引眼球吧!”

    “你們倆別添亂了!”春蕊頭疼道,“南克和罪印共生,如果他‘犧牲自己’嫁給了路西法,那么路西法的魔力就和巴爾的部分魔力混合在了一起,進而通過七大罪印來影響人間。可以預見的是,到時候人間搞基的人會越來越多,擁有三個罪印的冬山市,恐怕會變成搞基之城吧……”

    “混蛋那可不行!”水芹老師又驚又怒,“那樣一來我的幸福生活就全都毀了!我可不希望男朋友搞基……”

    旁邊的阿綠鄙視道:“愿意跟你這種平胸在一起的男人,本身就有搞基傾向吧?”

    “你說什么!想死嗎!”

    “開玩笑我是魔神,你一個凡人怎么可能殺死我!”

    “要試試嗎?我安排了玫瑰組成員在附近巡邏,叫她們過來一起暴扁你啊!”

    “什么美少女漫畫家,根本就是女流氓的頭頭!還我帽子!”

    “夠了!”春蕊打斷了兩人的爭吵,“我們今天必須做這件事情,否則這兩年來的準備就白費了。”

    提到這兩年來的努力,水芹老師少見地認真點了點頭。

    “是啊,這段時間里我一邊連載漫畫,一邊把【秘密之書】上面的預言寫成小說,取名叫《魔神刻印》發到起點這個小說網站上去,讓一些讀者相信這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從中獲得了信仰力……真累人呢。”

    “獲得信仰力就夠了,為什么要寫那么多不和諧的情節呢?”阿綠疑問道,“如果不是那么不和諧,也不會在去年被我的和諧之力封書了!”

    “因為預言就是這樣子的啊,”水芹老師嘟著嘴推卸責任,“預言很黃所以書也變黃了,我可是很純潔的天真少女,不得不寫這種情節真是讓人哈斯卡西啊!”

    “那個……”春蕊表情不自然道,“雖然大部分是按照預言寫的,但是也有你隨意發揮的地方啊,像是第293章里面,你寫自己簽名售書人山人海什么的……你不是今天下午才會首次簽名售書嗎而且還不知道會來多少人?”

    “跟預言寫在一塊就一定會發生的!”水芹老師緊握右拳一臉義正言辭,“雖然小說署名是廢鐵行者但真正的作者是我!我是作者所以愿意怎么寫都行!”

    “算了,”春蕊擺手道,“現在去追究小說里哪些是預言哪些是你的發揮,已經不重要了,總之讀者閱讀這本書產生了一定的信仰力,我們的計劃能夠順利進行了。”

    “都是阿綠拖后腿,”水芹老師道,“本來我可以通過這本小說獲取更多信仰力的,結果她亂用和諧之力導致被封書……幸虧我非常機智地把好多文字都替換成□□□□,這才成功解封……”

    “沒見過你這么懶的作者啦!”阿綠道,“難道改成不那么黃的描寫就那么難嗎?”

    水芹老師認真想了想,然后嚴肅道:“很難,畢竟廢鐵行者被讀者們譽為知名網黃,想讓他不寫黃文,簡直比殺了他還難……”

    “剛才還說這本小說是你寫的!你到底有沒有準譜!”

    “好了!”春蕊道,“我們今天聚在一起,是為了改變已發生和還有沒發生的事情,水芹老師你過來找阿綠并且給我打電話,是預感到了自己的刻印即將覺醒吧?”

    “沒錯。”水芹老師抬起右手,在陽光之下手背上并沒有出現清晰的刻印痕跡,在499章中提到的【薛定諤的貓】刻印仍然處于未覺醒狀態。

    【刻印:薛定諤的貓】

    【效果:物理學家薛定諤在量子力學領域提出過一個著名悖論,基本內容就是按照量子力學的觀點,在人類進行觀察之前,一只和毒藥同時放在箱子里的貓處于既死又活狀態。本刻印的擁有者可以重新“觀察”10秒之內的某個事實,選擇此事實的相反結果,并回溯時間到事實發生的那一刻。】

    【備注:非能力者不會有“另一種事實”曾經發生的記憶。】

    “很好,”春蕊說道,“現在的時間點,是《魔神刻印》故事發生的三年前,南克剛剛在老宅的火爐中找到一封燒毀大半的信,那是來自她母親的信,她母親雖然不能離開冬山湖的范圍,但托人寄信什么的還是可能的。”

    阿綠很有感觸地嘆道:“南克還沒有遇到千雪、夏熾、翡翠、佩佩,所有那些18禁的事情都還沒有發生,多么和諧啊!”

    “但是我已經和柳無極在一起了,”春蕊恨恨道,“而且他不但現在不讓我碰,從【秘密之書】中可以知道,未來的三年中他都不會讓我碰!我怎么會遇上這樣不懂情趣的法皇!?”

    “即使這樣你也不想讓他死,不是嗎?”水芹老師仿佛過來人一般用溫和的目光望著春蕊,她右手背上的刻印逐漸明晰,為平凡的街巷帶來了不屬于塵世的魔法氣息。

    “我不會讓那種未來發生的。”春蕊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她向兩個同伴提到過很多未來,但是獨獨沒有自己和柳無極的未來。

    “聽好,我們沒有重復一次的時間了。”春蕊合上【秘密之書】,手扶封面,神情肅穆,“在這個時代阿綠得到了空前的和諧力量,這是我們能夠改變未來的基礎,水芹老師你通過連載《魔神刻印》得到了讀者的信仰力,只要把這信仰力凝聚在筆端,在【薛定諤的貓】覺醒的一瞬間,你就可以借助自己的刻印能力以及和諧之力,直接在我的【秘密之書】上改寫過去未來!”

    “是把過去和未來中的不和諧因素都和諧掉!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跟你們合作的!”阿綠眼神炯炯地糾正。

    “沒有別的辦法了,”水芹老師墨色雙瞳因為刻印即將覺醒而變成了太陽的顏色,“既然goodend如此困難還有全民搞基的副作用,而任何bad結局都會毀滅冬山市,那么我只好勉為其難,通過‘調整’歷史上的某一關鍵點,來阻止未來的悲劇了!”

    “未來不會大變樣嗎?”在越來越強的魔法光暈中,阿綠擔心道,“我們會不會改變歷史改變得太厲害,以至于讓希特勒贏了二戰,導致發生更多不和諧的事情?”

    “未來擁有自我修正的能力,”春蕊道,“我們盡量小心地變動其中的一點,應該不會影響歷史大勢的,頂多會改變一些小的細節,比如說讓昨天當選美國總統的希拉里因為某種原因沒能當選。”

    “誒?也就是說,我們改變歷史之后,有可能導致川普當上美國總統?”阿綠訝異道,“那家伙入主白宮的場面,怎么想都想象不出來呀!”

    “好了,把手握到一起!”春蕊將右手伸向水芹老師,左手伸向阿綠,三人手拉手形成了一個圓圈,而被施過法術的【秘密之書】懸浮于三人中間,書頁不停翻動著仿佛對即將改變的歷史惴惴不安。

    “秘密之光,真理之影,我祈求你們的幫助。”

    書籍魔神春蕊輕聲祝禱起來,她的聲音低沉、魅惑,而又充斥著某種渺遠的和聲。

    “亞斯塔祿,時空之母,請合上您的尊目,臣下之行符合七十二魔神的利益。”

    “魔王巴爾,眾魔之首,我們正要讓您一償夙愿,請不要阻止我們,請不要干擾我們……”

    “克蘇魯先生,我保證不會在漫畫中畫您的痔瘡梗了,所以請祝我們一臂之力!”

    “別打岔好嗎!”春蕊好不容易進入了狀態,幾乎被水芹老師的搗亂弄得功虧一簣,嘴角都抽搐了。

    “趕快!”阿綠催促道,“我們的力量都給你了,趕快把神識探入【秘密之書】里面,在【薛定諤的貓】覺醒瞬間改寫一個關鍵點!”

    聽從和諧魔神的建議,水芹老師緊閉雙目,將自己的意識放任自流,就像春蕊事先保證的那樣,【秘密之書】仿佛是一個意識的巨大漩渦,瞬間將水芹老師的意識吸了進去。

    “通過刻印溶解,我們能夠成為【仿魔】,成為真正的完美生物!”

    站在死亡列車頂部的膚色慘白的迪瓦沙,向著千雪和夏熾高聲笑道。

    時空高速輪轉,水芹老師的神識又看到了另一幕。

    在黃沙圍繞的樓蘭古城下,南克等人發現了夏熾的無頭尸體。

    千雪表情安然蹲下查看:“應該是姐姐沒錯,換成普通人類的話,恐怕已經失禁了。”

    “不用怕,初代名號是菲尼克斯(Phenex)的夏熾姐,擁有鳳凰死而復生的屬性,雖然只限一次,但她涅槃重生之后,會變得更強!”

    話音未落,夏熾的無頭尸體化作沖天烈焰,出現在火焰頂端傲視天宇的,無疑是一頭光華耀目的浴火鳳凰。

    光影變幻,不知是在哪個時間點,沉寂于暗影虛無的忍者大師猿宮霧隱收起刀刃,驚訝地看著南克從地脈上吸取了魔力洪流。

    “這充塞宇宙的能量……”南克的狂氣臉孔已經不似人類,“原來如此……這就是你們一直隱藏的真相,共處派原來比滅世派還殘忍,父親是因為不愿意和你們同流合污才被你們出賣!”

    另一處,南克擎起罪紋劍將一只末日先行者尤因道姆斬為兩段,從高空落下的他,展開背后的魔化雙翼,帶著如雨鮮血降落地面。

    在他對面,厲嵐依靠孔雀羽翅懸于天宇,面色猶豫地看著地面上那個破壞力驚人的人影。

    “你竟然……跟我一樣是半魔嗎?既然你跟我一樣,那為什么要對魔族大開殺戒?”

    一只年輕又蒼老的手,毫無預兆地搭在了厲嵐的肩頭,厲嵐驚慌轉頭,看見了依靠魔法浮于半空的“黑南”。

    “半魔之體,所羅門之魂,罪印同化,為敵基督……”黑南帶著莫名的快感緩緩念道,“因為滅世派殺了他親近的人,所以他的仇恨會把他引向完全不同的一條路。”

    “吮魔者史賓頓!就讓你也嘗一嘗被吸干一切的痛苦吧!”

    地面上的南克帶著瘋狂的眼神,張開魔化的右手,將史賓頓帶著鮮血的驚恐丑臉緊緊抓住,而【所羅門之匙】刻印也在此時逆向轉動。

    “我賜予!我剝奪!我是真王所羅門,真王在此,偽王退盡!”

    刻骨的仇恨化作流竄的魔力,穿過南克手指間已化為鎖鏈黑文的幾枚法皇戒,迫使史賓頓發出了聲聲慘叫。

    眨眼之間,時光又轉回了過去。

    “對不起,我們是為了讓你成為哥哥的戰力,才把你生出來的,剝奪了你作為一個普通人的快樂,只把你當成一個工具……你能原諒我們嗎?”

    隔著蛋殼聽到母親的問話,半龍人少女蜷縮著未著寸縷的身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就如同在未來的某一天,在純潔無暇的臉上同樣綻出無怨無悔的微笑。

    “這不夠!”春蕊的聲音從極盡之處又仿佛極遠之處傳來,“要回溯到更遠的過去,可以改變一切的時間點!所羅門壽終正寢,即將被魔王巴爾帶走靈魂的那一刻!”

    耳邊如同響起了無聲驚雷,一片白光過后,水芹老師穿越了三千年的漫長時空,以俯視的姿態望見古以色列的華麗王宮當中,垂垂老矣的所羅門正仰面躺在床上,而半實半虛的魔王巴爾懸于老人之上。

    “就如約定的那樣,所羅門,我賜予你和你的王國不世榮光,在你命終之時,你的靈魂要歸我所有……現在是時候了!”

    然而所羅門皺紋斑駁的嘴角上出現了一抹冷笑,他伸出大天使米迦勒賜予的【原初之戒】,開口念出上帝的真名。

    “Ja……”

    半個古字從衰老的嘴唇的吐出,讓魔神之王驚恐地睜大了眼睛,按照原本的歷史,所羅門即將通過吟誦上帝的真名來逃脫巴爾的掌握,進而將七十二柱魔神束縛在凡間,成為所羅門印戒的奴隸。

    “就是現在!”春蕊喊道,“不能讓所羅門成功念出上帝真名!你只有一次‘調整’的機會!讓那只蒼蠅飛過所羅門的鼻孔,讓他打噴嚏改變這一切!”

    水芹老師打開神識之眼,以接近全視全知的角度來觀察歷史上的重要一刻。

    正如春蕊所說,一只只有五條腿的蒼蠅正嗡嗡地在屋中飛過,只要在它無數的飛行軌跡可能中“調整”一次,它就有可能驚擾到彌留的所羅門。

    然而——

    “把希望托付在蒼蠅身上太不靠譜了!”水芹老師說,“我已經觀察到了,因為所羅門終日鉆研古代文獻,久坐不動痔瘡已經很嚴重,內痔外痔混合痔什么都有……”

    “喂喂你要干什么!”同樣身臨其境的阿綠說道,“我把和諧之力借給你,不是讓你做奇怪的事情的!”

    “看我的吧!”水芹老師極有信心地回答,“我會善用這唯一的調整機會,帥氣地一下子和諧掉過去和未來!”

    春蕊也急了起來:“等等你要干什么!”

    作為【薛定諤的貓】刻印的擁有者,水芹老師一往無前地喝道:“就決定是你了!所羅門王的痔瘡,爆炸吧!”

    “嘭!!”

    “Ja……嘎啊啊啊啊啊!!”

    一代神君所羅門半句話沒能說完,便死于出血量超大的痔瘡爆炸,染成紅色的床單讓魔王巴爾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險……不愧是所羅門,連痔瘡也比別人的大……不過總歸是收割到他的靈魂了。”

    所羅門自此成為了魔神當中的一員,被困在魔界充當軍師的角色,由于受到死前痔瘡爆炸的打擊,從此一蹶不振并沒有給魔王們出什么好主意。

    通過創世律令和七十二柱魔神捆綁在一起的被殺王妃們的靈魂,則每天每夜圍在所羅門身邊抱怨,所羅門不堪其擾,終于用創世律令的殘本做交換,讓魔王巴爾讓自己和王妃們轉世去了。

    “成功……了?”阿綠不確定的聲音傳了過來,“也就是說,所羅門72柱魔神不再受困于人世,現在的我們也會不再存在吧?嗯嗯這樣一來,我總算不用天天被自以為是我母親的家伙罵了……”

    “不用擔心,”書籍魔神的聲音逐漸歸于平靜,“雖然我們不再以這個形態留存于世,但是現世有過聯系的人,前世一定也曾經存在聯系,這就是創世律令當中所謂的因果糾纏……我的靈魂會在漫長的歷史輪轉中,碰上不是基佬的柳無極的轉世的。”

    【秘密之書】在此時“喀嚓”一聲碎為粉塵,在這條已經被改變的世界線上,【秘密之書】不應存在此時此地,它開始飛速被時間所修正。

    “因為喜歡的人是基佬而改變整個世界的歷史,我很贊同你所以才要幫你。”意識返歸現實的水芹老師說道,“但是就算你在轉世的時候遇上了他,能夠保證不會再次錯過嗎?”

    “不會,”身體漸漸透明的春蕊面帶微笑,“在你借用和諧之力改寫歷史的時候,我也借用和諧之力改寫了所有相關人士的記憶,所有被時間修正而回歸歷史的人,在轉世中都會帶有這一世的記憶,甚至包括還未發生的預言中的部分記憶——所以我一定能認出他的。”

    “等等!”阿綠驚呼道,“這么說我豈不是轉世以后仍然會遇上自認是我母親的那家伙!?而且我們還會記得對方?不要啊!!”

    “別鬧別扭了,”水芹老師把阿綠的軍帽扣回了主人頭上,向她揮了揮手,“墨鏡呢就送給你當紀念品了,你這個亂和諧東西的討厭鬼,就轉世到普通人類的身體里,給你的母親當一回真正的女兒吧。”

    “不要!我是為了返歸初代才答應幫你們的!可你們只會偷人家的和諧之力干這干那!”阿綠委屈得幾乎要哭出來,“我一定會回歸初代魔神的雄姿,然后把整個世界都和諧掉!一定~~~~~~~~~!!”

    “啊,之前忘了告訴你,”春蕊忽然想起來一般提醒,“你的靈魂不是來自初代魔神,而是來自所羅門的王妃,所以你很快就會忘了和諧之力的事情,然后在某次轉世中跟所羅門一起生活吧。”

    “什、什么!?”阿綠一臉“被坑了”的表情,“為什么不早告訴我!我才不要跟所羅門那個卑鄙的老頭子一起生活!我才不會跟那么多王妃分享他呢!”

    “與其說是所羅門,不如說是帶著這一世記憶的南克吧。”春蕊喃喃道,“曾經被所羅門獻祭給魔神的王妃,以及所有跟南克有過關系的女人,都會在數次輪回中單獨與他遇見,不與他人分享地互相擁有一輩子吧。不過南克在這一世當中沒有跟你相處的記憶,可能會虐待你也說不定,抱歉了……”

    “這哪是一句抱歉能解決得了的啊!”阿綠氣得淚如泉涌,“你們兩個合起伙來坑我!我還沒、還沒……”

    阿綠的目光掃過小巷墻角,但之前她放在這里的土豆和大蔥已經消失不見了,她愣了一下,然后意識到世界線已經改變,她不存在于此時此地,所以那個自以為是母親的家伙根本沒撿到她,更不可能在撫養她十年之后,在某個看似平常的日子里,讓她出門去買土豆和大蔥。

    “所以說還會遇上嗎?真的……”

    一種說不出來的古怪情緒俘獲了阿綠的內心,她不再掙扎,而是平靜地讓自己消失于時光洪流之中,正如前一刻消失的春蕊一樣。

    “兩位,再見啦!”水芹老師向兩個同伴曾經站立的位置揮了揮手,眼神頗為傷感,“就像很多相關人士一樣,我的記憶也會很快被‘修正’,我會把這件事當成虛構的小說發表在網站上的,不過我自己也會認為是完全虛構出來的吧?”

    “我是注定要忘記你們的了,但是……別忘了對自己最重要的人,要幸福啊!”

    【全書完】(~^~) ( 魔神刻印 http://www.chinazhjh.com/6/60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chinazhjh.com

热博rb88